麦克斯部长

只在极度无聊时写文。本职是科学家(误)。Coser,Musician,Singer,Student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in Australia.

啊回过神来又忙了半年

关于写文

维勇圈事多我知道,没想到事那么多。。产粮产到一半的我有点方。。

一早起来心血来潮看看我结有没有更,然后作者退圈了。。以一个震惊的吃瓜群众身份围观了一下,好像事情都是因为一个不适当的言论发生的,言论发言者是我几年前fo的写利艾的太太,很失望的unfo了。。

这个事情大家你来我往的谁都有自己的理由,但其中一件事有点感触,深深太太怼了01太太说看她上篇更新在什么时候,更影响谁产粮,不要拿这件事作为坑的理由云云。

日更谁不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想日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这里开始只是我对自己的一些唠叨而已

民那也看到了,我就三篇文,啊EC那篇被屏了。。去年六月在柬埔寨当志愿者那会在热带雨林里写的,之后暗戳戳一直想写文,这个梗那个梗我都记下来了,手机里集了长长的一堆脑洞,然而忙。。开学后一堆事情,这个实验那个调研的,想着放假了写!然后放假又来了个新西兰的环境科研项目,写报告写到开学。。现在开学不太忙时写!!这个学期又是三个科研两门地质学。。

总是“脑洞来了!写!” 写一半又有得忙。。所以我的文本里都是一半一半未完成的。。

所以日更谁不想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但以更文速度质疑对这个圈的喜爱度这样真的好吗?

能理解太太们高热度,大家都盯着都催着。嘛我这种没什么热度的写来纯属为开心~

嗯只是唠叨一下,我又要去忙了~

对哈利波特的一些感想

最近心血来潮把哈利波特电影又从头看了一遍,刚看完第六部,再次哭成狗了,校长拼上性命换回的魂器是假的,一回来就被自己信任的人杀死,讲真作为一代最伟大的魔法师他不应该有死前请求Snape的结局,Rowling阿姨开门你的刀片请签收一下!

很怀念小时候第一次看哈利波特的自己,好像是五年级的样子吧,那时看了第一部哈利波特系列的电影第四部的火焰杯,虽然当时不大懂但立即就迷进去了,然后就立刻去买书看,那时出的是第六本,什么都不知道的就买了,虽说看得一头雾水但现在想起来我看的第一本就是邓布利多死亡情节。嘛然后才发现噢前面有那么多本而且是连着的!!嗯这是个很迷的过程。。不过很怀念那时疯狂买书的时候,火焰杯的书还是同学送给我的,所以那本成了我那一套到现在都保持得很新的书里最旧也最有韵味的一本了,谢谢嘉乐!

最喜欢的还是第五本啦!虽然小天狼星死了。。但是哈利教黑魔法防御术那里真的是好苏啊啊啊啊,小时候的男神真的就只有哈利!!啊还有邓布利多。。

然后把六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后我小学毕业了,最后一本死亡圣器我好像看得比较晚,因为进初中就一头扎进了二次元,买的时候知道是最后一本了于是看得很慢,我这奇怪心理。。嗯已经不记得讲了什么了。。不过有趣的是看的第七部电影是和第一个男朋友去看的~虽然看完就分手了,但算是第一次和男生去看的电影吧。最后是第八部,也不记得讲了什么了。。。嘛最后哈利他们变成大人的样子送孩子们上火车那里还是有点印象的,以前看书的时候就喜欢脑补那个情节,然后Ron变胖了。。还胖了那么多。。

所以说,如果周杰伦是大家的青春,啊我也有迷周杰伦一年左右吧,但我的青春果然还是哈利波特啊~噢还有龙珠和家教!以前很爱看书,小学那会已经无聊到捡我爸的姜子牙传看了,那时的哈利波特系列真是突然而来的宝贝啊,一股清流2333,啊我看的第一本英文书也是凤凰社呢~虽然只看了一点就来土澳了。。是时候把英文版的都买回来看了!!

啊大半夜就是会有这么多感想真是。。哭得太多明天眼睛又要肿了。。最后,Long Live Harry Potter!!!!

卧槽我EC被屏蔽了,想问你们在这里放肉都怎么放的啊?而且我明明写得那么含蓄。。

嗯于是把文从微博搬过来了,想写一篇EC的中长篇,因为有肉所以估计不放微博了。然而我坑品不怎么样,这个学期又忙成狗,还要去新西兰做研究项目,能不能开始写都是个问题。奇怪我说这些干什么,反正又没有人看。。

【天使夜】Cat Language,Devil Language

*私设已交往

*天启战后,Warren加入X战警,翅膀和头发什么的都恢复了

*这只是一个甜饼,Warren满满的男友力

*PO主也是养猫的,看完电影觉得Kurt和猫的一些动作习性都很像,又正好找到一张解读猫的肢体语言的图,就写啦~

*蛋糕那里其实是脑补着爱丽丝里的红心皇后写的,差点要在后面写“砍掉他的头!”

 

 

Warren那天只是路过Scott身后,看见Scott坐在沙发上玩弄着手机,他发誓他那天只是闲得无聊的看了一眼Scott的手机界面,平时的他可从不会管除了自家恋人以外的人在干什么。

“Scott,你在看什么?”

“一张图片,Jean发给我的。”

Warren凑过已经长回原来模样的金灿灿的脑袋,看了一下他的手机,那是一张画着不同姿势的猫的图,上头有个标题:Cat Language。

猫语言?什么东西?你们已经闲成这个样子了吗?Warren默默的吐槽了一下。

“猫的尾巴和耳朵都能显示它们的心情,它们的不同姿态就相当于猫的语言。”Scott说。

尾巴?耳朵?本来已经无聊的要离开的Warren听到这两个熟悉的词又默默的后退了两步。

啧啧你们果然闲得蛋疼啊,Warren撇了撇嘴,“Scott,把这图发给我一下。”

 

【尾巴微微下垂,末端微微扬起时,表示猫对某事物很感兴趣】

“Kurt,你接下来有事吗?”Warren截住刚下课的Kurt,伸过手拉住他的恶魔。

“没事了,接下来都没有课。”Kurt在同学面前被男友拉住手显得有点害羞,但他还是回握了那只体温较高的手。

“我们去约会吧?新上的电影,你一直想看的那个。”Warren把Kurt拉的更近,近到他一把搂住Kurt。

Kurt金黄色的眼睛“唰”的亮了,那是他眼巴巴等了一个月的电影,昨晚零点上的映。Warren悄悄往Kurt身后瞧了几眼,发现他的尾巴正以一个圆润的曲线垂下,在脚踝处的三角骨板微微翘起,正小幅度的左右摇摆着。

与理论相符!Warren想着,扭过Kurt的脑袋,在正笑着的,布满花纹的嘴角重重的吻了一下。看来这个观察实验值得继续下去,Warren看着Kurt瞬间爆红的脸愉快的想着。

 

【身子压低,尾巴呈水平状,眼神专注,表示猫在捕猎中】

这次的任务难度有点高,Scott,Warren和Kurt都加入了。一群变种人已袭击了几个地区,他们得想办法阻止这群人,所以就要用上X战警的力量。

“Kurt,过来这边,你有办法把我们转移进去吗?”Scott在一面矮墙的掩护下压低声音说。

“没问题,等我一下。”Kurt小心翼翼压低了身子靠近Scott,他深蓝色的皮肤和夜色混在一起,在这随时有可能被发现的情况下,他微微屏住呼吸,流畅的身形能够让人感觉到这只蓝色恶魔的力量感。他的尾巴略微僵硬,保持在腰部的高度,随着他的走动轻微的摆动着。当Kurt弯着腰走到Scott身边时,尾巴也停止了摆动,他现在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寻找着瞬移的最佳时机。

与理论相符!跟在后面的Warren想着。“我从另一边进去,你自己小心点。”Warren抓过Kurt的尾巴在末端吻了一下,满意的看着Kurt脸红的点了点头。

嗯,不愧是我看中的屁股!Warren在Kurt瞬移前迅速的拍了拍他的屁股。

 

【背部拱起,尾巴呈角度作下垂状,表示猫处于惊吓状态】

别看Kurt长着一副能吓哭小孩子的样子,其实他才是容易被“吓哭”的那个,被恐怖片。然而在那晚大家聚在一起,Peter提议播恐怖片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等电影播到女鬼出现的时候,Warren发现之前压在手臂上的重量消失了,空气中微微的硫磺味说明某人刚刚瞬移了。

“Kurt?”Warren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他男友的身影,“你在哪?”

“我在这。”带着点委屈,Kurt的声音出现在沙发背后。他没想到会这么可怕,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像没事一样,他明白电影都是假的,却无法控制的从Warren怀里瞬移到沙发背后,只为了能更好的掩护自己。

Warren扭头看着Kurt现在躲在沙发后憋屈的姿势,他用六只脚趾稳稳的蹲在地上,因为沙发的高度他正弯着腰,试图用沙发背遮住眼睛,因尾巴过长,它从根部往上弯起,又从背部向下弯曲,整条尾巴僵硬且微微颤抖着,好吧,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与理论相符!Warren这样想着的同时把Kurt从沙发后面拉起,“过来这里,你这样只会更害怕。”然后他顶着周围同伴们的目光把Kurt重新拉进怀里,用巨大的毛绒绒的翅膀将Kurt包裹起来,揉了揉他仍僵硬着的尾巴,又在Kurt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他感觉Kurt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就将Kurt的脑袋压进自己的脖子边。

“你们要是敢在这里来一发,我发誓我会把这眼镜拿下来的!”Scott把手放在眼镜上。

 

【身子缩成一团,尾巴紧贴在身旁,表示猫对现状的担心】

Warren受伤了,那只是个难度不高的任务,不应该有人受伤,但在最后却遭到人暗算,Warren发现那些正倒数着的定时炸弹时快速的飞起,但仍被大面积的爆炸波及到。Kurt没有和Warren一起参加这个任务,他被派去支援万磁王,他们很少不在一起出任务,然而这次却出了状况。

Warren被转移回学校时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他的伤口并不深,可失血量却过多。Kurt结束任务回到学校时,Warren已被Hank处理好伤口,从手术室被转移到病房。

“他怎么样了?”Kurt焦急的声音随着“嘭”的一声出现在病房里,吓得Hank抖了一抖。

“天哪你吓了我一跳,”Hank努力抑制住变蓝的冲动,抬手扶了扶眼镜,“幸亏他逃得快,又正好有同伴在附近,捡回了一条命。我给他输了血,没什么大碍,他应该一会就会醒了。”

Hank说话期间,Kurt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Warren,没离开过他苍白的脸和身上的绷带。“谢谢您,Hank老师,接下来我会照顾他的。”Kurt坐到Warren床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Warren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Warren睁开了眼睛,艰难的转过头,看见Kurt正小心的在帮他擦拭着手臂,“嘿,你回来啦。”声音沙哑得像被砂纸磨过,Warren皱了皱眉头。

“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Kurt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又伸手握住Warren的一只手。

“总是我受伤,你照顾我呢,”上次受伤则是天启的时候,“两次都是一睁眼就看到你,真好。”

“一点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听到你受伤还进了手术室我有多担心?!”Kurt靠近Warren的脑袋,身子前倾伏在他的枕头旁,他的身高其实很高,可这个姿势却让他看起来像是小小的一团。Warren艰难的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的尾巴从身后绕到身前,一部分正紧紧的贴在腰部,再往前的部分则围着Warren的手臂绕了两圈,三角骨板紧贴着Warren的腰部,轻轻拍打着。

与理论相符。Warren一边想着,一边虚弱的伸展着翅膀。“你想陪我躺会吗?”

Kurt小心翼翼的躺在Warren身边,尽量不去触碰他的伤口,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在Warren锁骨上画着圈,“以后不许这样了,你没有我还真不行呢。”

“是啊,我不能没有你。”Warren用翅膀虚虚包裹住Kurt,转头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Warren,不要乱摸!”

 

【尾巴快速且大幅度的左右摆动,表示猫处于气恼状态】

“Warren!!”Kurt“嘭”的闪现在Warren的房间里,“我的蛋糕呢?!”那是Jean从城里一家有名的蛋糕店买来的,给了Kurt一块,Kurt特地把那块草莓蛋糕冰在冰箱里想当成饭后甜点,可当他吃完晚饭打开冰箱,却发现连蛋糕带碟子都不见了。

该死的,那块蛋糕不是Peter的吗?Warren僵硬的转过头,就看见自己恋人黑着脸站在门口,是的,本来就是深蓝的脸变得近乎黑色,带着一整块洁白,噢,那是Kurt正咧着嘴龇着牙呢,这让Warren更不安了。

“我……我不知道什么蛋糕……”Warren下意识的说了谎话。没办法,谁让那是他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呢,虽然没有人知道他喜欢吃草莓,这跟他的形象太不符了。他刚刚结束训练,饥肠辘辘的打开冰箱便看见了那块诱人的草莓蛋糕,哦那可是仅次于Kurt香甜程度的草莓蛋糕,他想。然后他又想起下午看见Peter靠近过冰箱,便以为是他的,于是没怎么多想就拿起来吃了,而现在……

Kurt在昏暗的房间中慢慢靠近Warren,像一只狮子在接近它的猎物,Warren看着他走到自己跟前,翅膀不禁扑腾了几下企图掩饰自己被放大的不安。

“你不知道?”Kurt伸出深蓝的手指抹了一下Warren的嘴角,然后放进自己嘴里吮了一下,期间金黄的眼睛一直盯着Warren,他并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对Warren来说是极致的诱惑,但是,现在并不是调情的最佳时机,Warren想着。

Kurt的尾巴大幅度的左右摇摆着,快速的划破空气,在安静的夜晚能听到“咻咻”的声音。

与理论相符!被Kurt用尾巴狠狠鞭打了几下手臂的Warren咧着嘴想着。

“别生气嘛,明天再给你买!我飞过去给你买好不好?”Warren将气得冒烟的恶魔拉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安抚着。

“哼!”Kurt微微反抗了一下便窝进天使怀里,不解气的从那双在月色中闪着光的洁白翅膀上扯了两根羽毛下来,看见Warren吃痛的样子又微微高兴了一点,“你明天要给我买两块!”

“买买买!都给你买!”Warren松了口气,抱紧了怀中的小恶魔。

然后他第二天在那家店给Kurt买了很多蛋糕,然后他们用其中那两块蓝莓蛋糕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后来,这个观察实验还是被Kurt发现了,不管怎么说恋人突然长时间的盯着他看还是很让人在意的。

“所以你的结论是什么呢,Warren?”Kurt把玩着Warren的手机说。

“结论就是,你的行为习惯和猫很像,以后我也能通过这个更懂你在想什么……Kurt……你在干什么?”Warren看着Kurt对他眨着一边眼睛,是在对他放电吗?Warren有些兴奋的想,不,等等,他的恶魔可不会这种事情,他需要冷静。

“猫对你眨一下眼睛表示一个亲吻,你收到了吗?”Kurt不断对Warren眨着右眼,然后Warren便冲过来把他扑倒,“啊喂!你干什么?”

“收到了!其实我还有一个实验没完成,就是猫发情的时候,看看会不会和理论相符~”

 

Results:

Cat Language = Devil Language

 


【天使夜】Warren喜欢上自己翅膀的那一天

*胡编乱造的天使历史

*文笔真的不好,但真的好想写天使夜甜蜜蜜到处闪瞎人的秀恩爱日常!

*萌了那么多CP都没有写文的冲动,天使夜的魅力真不是一般的!

 

Warren并不算喜欢自己的翅膀,尤其在童年的时候,他格外痛恨这双翅膀的存在,在他看来与众不同并不是一件令人高兴或骄傲的事,尤其是在这样外形上的与众不同。8岁的他曾在父亲的拍门声中将自己锁在厕所里,忍着巨大的痛楚将自己的翅膀割掉,满地沾染着鲜红血肉的羽毛一直是他的心理阴影。

 

真正开始接受这双翅膀时算是他人生第一个转折点,那时的他刚从医院逃走,从想要通过手术去除他翅膀的父亲身边逃走。因为这双翅膀的存在,他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逃到外面后的Warren不谙世事,过了短暂的一段躲躲藏藏的日子后便被捉去地下打黑拳。他的第一场是在被狠狠揍了一顿后反击才赢的,赢得并不漂亮,但他点亮了翅膀的战斗技能。在之后的每一场战斗中,他从被揍到揍人到稳赢花的时间并不长。他就在这鲜血,叫嚣声,和廉价威士忌中“安定”了下来,他那被压抑十几年的好斗性格也被完全激发了出来。

 

直到遇到那只蓝色恶魔,那只到后来竟成为他唯一的挚爱并携手一生的蓝色恶魔。

 

已经好久没被人揍成这幅样子的他被Kurt毁掉了一只翅膀。下次再见到那只恶魔一定要把这个仇报回来,从竞技场趁乱逃到一间仓库的Warren这样想着,不甘的情绪带着苦味随着威士忌被他咽进肚子里。

 

发誓要揍恶魔一顿否则自己倒着飞的Warren再一次见到恶魔时又被狠狠地揍了一顿,这次一双翅膀都赔上了。既然没有了翅膀,倒着飞这个就先放着吧,被X战警一众人抬回学校的Warren醒来后想到,他的钢铁翅膀因为损伤的太严重已被完全移除。

 

本来又一次信誓旦旦要等伤好后揍Kurt一顿,结果这个计划在他养伤期间因迅速喜欢上Kurt而流产。他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Kurt,这个小恶魔贴心得完全不符合他的外表。这是个天使啊,Warren看着在床边给自己诵读圣经,偶尔被自己调戏的一会脸红一会发怒的Kurt默默的想着。

 

后来属于天使的洁白翅膀重新长了出来,后来天使向恶魔告白了,后来天使和恶魔在一起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大家从最初的震惊中平静下来后,觉得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为了对方而存在的,恶魔内心的天使和天使内心的恶魔根本就相配得不能再相配,更不要说Kurt对天使这个类型的向往,从他时不时对着Warren的翅膀傻笑和发呆的表情就能体现出来,而且八卦的同学们(Scott和Peter)还挖出了Kurt身上的花纹是天使的符文这个事情,于是全校在感叹着他们的相配的同时被闪瞎了眼。

 

这一天的下午X战警们难得的都没有课,就悠闲的聚在公共休息室聊天。Warren从窗外扑腾着翅膀直接飞了进来时,他们正聊到关于喜欢的人的话题。

 

“说起来,Kurt,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Warren的?”Peter的这个问题把正扭头注视着Warren翅膀的Kurt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周围的人听后一副“你为什么要扯起这个话题”的表情并默默戴上了墨镜,而Warren带着一点不易被察觉的脸红走过来坐在Kurt身边,并习惯性的伸过一只翅膀搂住身边的Kurt,此时Jean有些想把身边Scott的眼镜抢过来。

 

“这个嘛,我也不太确定,”Kurt歪着脑袋靠在Warren的手臂上,悄悄抬起金黄色的眼眸看了一眼Warren的侧脸,“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

 

“噢噢噢那么就是一见钟情了吗?话说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立刻就打了一架吗?”Peter兴奋的说。

 

“那时我被马戏团卖给了地下竞技场,我被装进黑箱子的时候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然后,他们打开箱子时我摔了出来,就……就看见天使的翅膀……”被“一见钟情”这个词弄得心慌意乱的Kurt有点语无伦次的说着,又下意识抬眼看了一下Warren,发现他的天使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顿时脸红的转开了视线,“总……总之,你们不会懂的,那种被救赎的感觉……当时,真的以为看见天使!翅膀那么巨大,和以前在教堂看见的画一模一样!”

 

“等等,所以……你是喜欢上了Warren的翅膀?”Scott这句话引起了一阵沉默,奇怪的气氛弥漫了开来,Jean瞥了他一眼让Scott莫名有点心慌,“怎……怎么?我说错了什么吗?”

 

“照你这么说,Kurt一见钟情的是Warren的翅膀,不是Warren这个人嘛哈哈哈!”添乱是Peter的本性。

 

“不……不是的……”和以前的迟钝不同,Kurt这次快速的发觉了问题的所在,他慌乱的看了Warren一眼,看见Warren稍稍变得僵硬的脸后更加慌乱了“我……我当时……那双翅膀太耀眼了……所以……”

 

哇,Warren是不是生气了,众人面面相觑,引发了这个结果的Scott悄悄往后缩了一下。也是,恋人喜欢上的不是自己这个人,而是自己的一部分,换谁都会觉得不舒服。

 

Warren没有说话,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翅膀,又看着身边的恋人一脸慌乱的解释着。他并没有生气,什么对方只喜欢自己的翅膀之类的他不会相信,他知道Kurt喜欢他,从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从他之前为自己诵读圣经时的声线,从他见到自己时尾巴摇动的动向,从他听到自己表白后轻轻点头时的表情,从一点一滴的细节都可以知道Kurt是喜欢自己的。对这一点他很有信心,他从不担心Kurt是因为自己像天使才和自己交往什么的这种鬼话。只是,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翅膀,像是第一天发现它们的存在,尾羽随着自己的呼吸轻轻起伏,一边翅膀上还能感受到Kurt的体温和他身上微微的颤抖。

 

他像是豁然开朗,凑到Kurt耳边轻声说:“我很高兴我有这样一双翅膀能让你喜欢上。”

 

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是Warren真正喜欢上自己的翅膀的时候。他“唰”的展开它们,让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晒到翅膀上,让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着因自己的话而脸红的Kurt着迷的注视着它们,尾巴轻轻的甩动。然后将一边翅膀再次绕过Kurt,同时伸手将他的恶魔搂到自己怀里,又用翅膀将Kurt的后脑轻轻扬起,然后他给了Kurt一个和告白时一样温柔的吻。

 

午后阳光正好,天使和恶魔背着光,映在地上的影子合为一体,天使的翅膀微微扬起,每一根羽毛都闪烁着愉悦和爱恋。

 

真幸运我有这样一双翅膀,天使将Kurt搂得更紧的时候想。

 

“Go get a room……”被遗忘在角落的众人开始试图抢夺Scott的眼镜。

 

后续: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Kurt的呢,Warren?”永远学不乖的Peter问。

 

“噢,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吧,毕竟有这么性感的尾巴和屁股。”Warren坏笑着看着身边已经开始冒黑烟的恋人,一把抓住Kurt的尾巴末端轻轻摩擦着。

 

“你们真的够了……”众人愤怒离场。


我竟然在探探上给人安利伪装者我也是够拼的!!已经安利了好几个人啦!!

完了有人来看了。。一来还三个。。【溜

话说。。既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号。。要不要试试写文呢。。。。。。盾冬锤基九八什么的。。。。。